里茲螞蟻最新動態!
★新來的朋友請先閱讀下方「服務內容與自我介紹」 ★開課資訊跟上課時間都在各課程頁面上 ★Leeds Mayi有粉絲頁,歡迎加入粉絲團

Sexual Harassment <- 各種族女子們描述被性騷擾的經驗,也有一女子戴著隱藏式攝影機拍攝穿著短裙一路被口語騷擾的過程


不敢相信,2014年的今天,女性仍然四處受到各種性騷擾。

我曾經從基隆到台北上班,通車長達六年。這六年搭台汽的過程中,我曾被一名色狼鎖定。他把一件過大的西裝外套蓋在他身上,然後裝睡,兩隻手就開始對我亂摸。第一次我在睡覺,被摸醒後,26歲的我,居然嚇傻了,什麼也沒做,只有起身站到司機旁。更可恨的事來了,當我告訴別人,我得到的第一個忠告就是,「誰叫你那麼愛穿短裙」,而我,那天,穿的是牛仔褲。這,就是你能夠對一個被騷擾的人做出更糟的事了。

幾週後,第二次又來了。這次色狼大老遠就看到我了。他立刻就靠過來。我當時想,如果我故意選了一個已經有人的位置,他就不可能坐我旁邊了。但是,這樣代表,他可能會去挑我旁邊的高中女生,而我不知道高中女生會不會處理。我內心有所盤算,挑了上車後的靠門第一排座位入座,等著他來摸我。上次他還等到上高速公路,這次,才上車,他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脫下那件他穿起來像是蒼蠅戴龍眼殼一樣滑稽的大外套,立刻朝我大腿內側狂摸。我等到他手已經在我腿中間時,用力把他的外套抓起朝空中丟並且大叫,「色狼!你這色狼!上次被你摸一次沒吭聲你以為這次還可以如願嗎??」他的手都還來不及抽出來。

這名色狼,居然朝著我,一直罵我神經病跟瘋婆子。而當時的我是全身發抖的。

全車的人都在看我。沒有人幫我。司機回頭看我一眼,繼續開車。為什麼我沒有那種「全車乘客加司機一起抓住色狼然後把客運開到警察局」的運氣呢?

事後告訴了幾個同事,我想,除了少數自己親身碰過這種遭遇的人可以感同身受給予安慰之外,我最常聽到的忠告仍然是,「就叫你少穿裙子了」。而那兩次,我都是穿著牛仔褲。

一般人對於被性騷擾的人給予的支持不多,經常都是一句「啊你也沒怎樣」「不過就是被摸一下」,甚至是責罵被害人。為什麼很多女孩被性侵不敢告訴大人,其實都因為害怕被責罵。而這種害怕,當然來自經驗。很多時候,被害人都先會被「指教」自己的言行舉止。這種對待方式實在相當不文明。女人為難女人的情況也相當常見(事實上我認為有時候男人看到自己朋友、妹妹、女友被性騷擾,會比女性朋友更替我們感到生氣)。其實,只要有人用你不喜歡的方式摸你的身體,甚至是口頭挑釁,你信不信那會留下一道很噁心的陰影?要不要試試看?英文裹有個說法是 leave a bad taste in one's mouth,就很完美的可以用在這裹。

在被騷擾的時候,要那樣大叫,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要應付的其實都是大叫以後,路人們給你的眼神。

我們應該教育女性朋友們,尤其是小女孩們,如何應付性騷擾。每個女人都有穿裙子的權利,而穿裙子,不應該是合理化犯人行為的藉口。就算是有女子穿著胸罩外罩薄紗(我這一兩年已經開始看到很多東區女子會這樣穿),你可以看不慣,你可以看不順眼,你可以規範你女兒不要這樣穿,但你不能摸她。這是人跟動物之間的差別。Let's stop sexual harassment. Express your sympathy for others. 先從孕育出同理心開始吧。

 

May Lin (leedsmayi@gmail.com) 歡迎加入Leeds Mayi臉書粉絲頁  

 英國里茲大學教育所英語教學碩士   

■ 著有「連面試官都讚嘆的英語口試應考大全」一書   

 主修各種英語教學法 (TESOL methodology)、評估與考試 (evaluation & testing)、英語教材設計與研發 (syllabus & curriculum design)  

 留英考試-雅思專家   

■ 擅長批判性思考、專門對付台灣學生無思路、沒有梗的症頭 

Leeds Ma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老、中、青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含同時數對帶著小孩的夫妻檔、情侶檔,載著工具、物品可疑機車。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混混、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各種路口騎著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每天全省各縣市相互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為業。並貼近被害人身後偷聽、偷窺、偷錄、偷拍(人手一隻長鏡頭相機),蒐集個人,及家人、親朋好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請隨時注意身旁無所事事滑手機陌生人,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請提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陌生人,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或三更半夜偷裝置汽機車追蹤器,每天24小時在被害者家門口,在每個叉路口,用老人、女人、小孩、遊民在所有人群出入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坐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四面八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接力賽跟蹤(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每個縣市日、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鬼祟、惡劣的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手機聯絡,以四周包抄的方式用手機相機偷拍,或直接聯絡前方歹徒貼近臉上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再跟蹤回台東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數萬台灣共犯)將個人作息查的一清二楚,再交由其他縣市歹徒作案。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經營各種行業並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低於市價,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