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茲螞蟻最新動態!
★新來的朋友請先閱讀下方「服務內容與自我介紹」 ★開課資訊跟上課時間都在各課程頁面上 ★每週雅思寫作/口說考題/英文知識/雜項公佈在Leeds Mayi粉絲頁上,歡迎加入粉絲團 ★沒辦法來台北上課但需要口說幫助的同學,里茲螞蟻自己寫的「part 2卡片題講義」有在做販賣,但同學若已擁有我跟朋友寫的「口試應考大全」,建議先把口說書看熟,說不定就不需要再買別的書或講義了。

昨天讀到一篇寫得很中肯的文章,作者是陳嫦芬,文章標題是「放狗出來,台灣年輕人也會跳牆」。文章已分享在Leeds Mayi粉絲頁,但我知道很多讀者或學生沒有在用臉書,所以在此在我的部落格再分享一次。

我認為看到陳女士寫的這篇文章並且開始省思的人都算幸運,她以第一線的大學講師身份明確點出了許多台灣年輕人不足之處,我身為一個專教想留學國外的台灣人的雅思老師,十幾年來也看過不少優秀的台灣同學,但很遺憾的是,隨著時間,優秀積極的學生比例越來越少,現在我碰到的學生(尤其是大學生或30歲以前的),來上課的態度相當大比例都是「等著拿答案(去背)」,在上作文課時,能夠跟我互動或者對於基本的教育、商業、醫療、人際關係、科技等話題可以提出自己見解的學生越來越少(反而是有蠻多醫學知識的護士背景學生越來越多)。改英文作文更是成為我這五年來的惡夢。我發現,跟陳女士注意到的一樣,有越來越多學生,甚至一個班裹面一半以上的學生,在拿到被我改得滿江紅的作文後,仍然一次兩次三次不斷重覆犯同一個錯誤(格式錯而且連錯六遍的、無故不斷亂大寫的、題目不打的、不斷隨便用逗點連接兩句不可連接的英文句子的,什麼樣的人都有),我改得極度挫折,我改得想要放棄。我用「中文」(因為用英文,這些程度弱的學生更不可能看得懂)大大的寫在學生的作業上的評語,我發現都被學生當成紙上的一堆灰塵。我真但願有一種可以在學生上課前就預知他們是不是這種類型學習者的超能力,這樣可以大大的幫他們跟我省掉許多時間。一個不願意改正自己錯誤的人,就算再寫一百篇作文,也是得不到進步的。

我漸漸的發現我的雅思教學已經被迫必須轉型為「知識的散播」、「專注力訓練」、「腦部邏輯思維訓練」以及「有效率的學習方式訓練」。許多同學並不了解留學國外攻讀碩士課程需要具備的不只是中高級的學術英文而己(英文?英文到時候只是學習的工具了,人在國外已經是用英文來學東西了好嗎?那些懷抱幻想以為可以「碩士課程開始再來好好學英文」的同學實在是大錯特錯,除非你是土豪家財萬貫可以讀個一年半載的語言學校),留學生而要具備的是有反省自己以及批判事物的能力。這樣鬆散的學習態度,對周遭以及國際事物或基本人文常識不具備好奇心因此沒有足夠的知識可以提出見解,更別說是捍衛自己觀點的人,即便用盡方法到了國外(沒錯,有時真的錢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而有些英國的學校很缺錢),通常都痛苦不堪,其中甚至還有許多學生從英國寫信給我,要我教會他們「快速聽懂教授上課」或是「快速學會上台做出簡報」的技能。同學,學習沒有「快速」的呀!這些學生做的事,就好比一個從。來。沒。有。在運動的人,突然決定下個月要跑馬拉松,而且一跑就是42K,我三年前決定要跑步的時候,整整花了好幾個禮拜的自我訓練,繞著大安公園跑,才終於跑完了第一次的5K,而我本來就是個會上健身房,很活躍的一個人耶。考雅思,就好比跑42K,要準備好這個考試,需要無比的自律能力與專注。我實在不覺得有捷徑這種事耶。

這些「不拘小節」,一直遲遲無法進入狀況的學生讓對雅思教學充滿熱情的我相當失望。如果台灣年輕人,都只想當一個陳女士描述的「快快樂樂、平平安安就好,幸福過一生,做自己喜歡的事」,那恐怕連這個基本的「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的願望都會很難實現的。一個人,若不先鍛練自己具備相當高的能力,怎麼可能只做自己喜歡的事呢?一件事,若不投入相當大的心力(時間、精力、血淚),又怎麼可能專精呢?這些年輕人的人生觀,已經說明台灣的未來的走向,而我相信,跟陳女士一樣的企業家,都是挫著在等後繼無人的窘境。幾年前有個剛從英國回來還沒有教學經驗的年輕女老師想來跟我學教雅思,她跟我當時的老闆要求的鐘點費,跟我拿的幾乎一樣多,而我那年已經教雅思七年。2004年我開始入這行時,起薪是600元(per hour)。這個老師甚至表示只想直接用我的講義進去上課,因為「她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備課」(我告訴她,一個三小時的新雅思課程,我是花至少六小時以上做教材跟打講義,而講義打好後每次上課都會再修改與調整)。那年,我就已經知道以後如果我要當老闆,會用的是什麼樣的人。

中國人口多,年輕人也知道,要出頭一定要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我曾經深深相信,「教育是脫離貧窮唯一的方法」,但現在我認為「態度才是是脫離貧窮唯一的方法」。留學時身邊的台灣人見面時許多都只會互相問有什麼好吃好玩的,話題總是離不開吃喝玩樂,但幾個中國同學認真程度百分百,他們很願意花時間去了解比較複雜的事務。現在的台灣人(因為我住在天龍國,所以我應該說許多天龍人)這十年來似乎已經喪失「對於要了解一項比較複雜的事物所需要具備的專注&理解力」。台灣的主流霉體已不願意再花時間製做比較有深度的節目,在麵店裹吃飯時抬頭看到的電視節目播的永遠是一些俊男美女在吃東西的畫面。以前的台灣有一些很棒的節目(例:「大陸尋奇」,熊小姐的聲音我永生難忘、「繞著地球跑」、「華視新聞雜誌」、「八千里路雲和月」等)現在的年輕人從未有機會看到,而我去年在新彊旅行一個月看到幾個用心製做的電視節目(雖然台灣人會說他們是一黨獨大在洗腦),人民也樂於討論國際情勢,許多大陸人隨口就能說出以色列跟巴勒斯坦的關係,但這些在台灣主流霉體很少被提及(除非自發性的在一些獨立的報章網站上搜尋)。當時適逢菲律賓射殺台灣漁民事件,我在南彊喀叶一間川菜館用餐,老闆發現我來自台灣,馬上問我這件事我們打算怎麼處理,之後我們進行了許多討論。我覺得再一直用「我們台灣其實很棒的好嗎」「外國沒有比較好OK?」來阻礙自己的進步是非常要不得的錯誤(我沒有說台灣不好,台灣人很溫和,台灣很安全,這都是好事,但。。。難道都沒有進步的空間嗎?)。台灣慶祝了百年國慶,一百年來走到了今天,這個島上的人已經遠離戰爭,享受安樂,社會狀似一片詳和,百貨公司以及餐廳門口擠滿排隊人群的台灣很繁榮之歡樂景象,年輕人欠缺鬥志,如同陳女士說的,人才培育已經來不及,幾乎已經來不及挽救了?我想,可以從改變自己的人生觀開始。我始終認為,一個人活著的使命,不是「快快樂樂做自己喜歡的事」,而是像我在雅思作文教學裹教到的其中一課,一個社會裹的一份子,必須要是「好人」(a good member),而一個好人,就是要對自己的社會有貢獻才是。

 

 

May Lin (leedsmayi@gmail.com) 歡迎加入Leeds Mayi臉書粉絲頁  

 ■ 英國里茲大學教育所英語教學碩士   

 ■著有「連面試官都讚嘆的英語口試應考大全」一書   

 ■ 主修各種英語教學法 (TESOL methodology)、評估與考試 (evaluation & testing)、英語教材設計與研發 (syllabus & curriculum design)  

 ■ 留英考試-雅思專家  

 ■ 擅長批判性思考、專門對付台灣學生無思路、沒有梗的症頭 

,

Leeds Ma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y pace
  • 熟習一項語言,是打開另外一個世界,最可怕的是台灣被孤立久了,不知道什麼是國家,不知道國民、公民的權力(或是權利)是什麼,不知道世界是怎麼運行。上一代打下的政治與經濟基礎,演變到現在的社會,竟然是不提苦痛,不思考複雜的事情,不碰政治,不講脈絡。吃喝玩樂誰不愛,媒體挑這樣的軟題材當然有票房,現在竟然顛倒是非成媒體指著閱聽眾說,誰叫你們只吞得下這樣的東西。從以前到現在,台灣人是軟弱的溫良,而不是轉化成一種主動的力量改善。譬如我的父母親也知道公務人力體系吃了台灣多少老本,但他們因應這些不公不義之道是叫下一代搶進穩定、納涼的公務體系環境,擠進那窄門的狠勁,我想可絕對不輸北京的大學生,而且這樣的台灣人,從中年人到年輕人可是多得不得了,大家早就失去了當年一只皮箱跑世界的企圖心,這幾年的政府又不斷告訴我們,中國跟台灣同文同種,打開往中國的大門,台灣將得到救贖。

    經濟越來越差,我三十一歲,我覺得我每天都為了明天的生計痛苦(我薪水不算差,但離無須憂慮金錢的生活還有一段距離)我很想改變這個社會惡化的現狀。但是那種無力感難以克服,我只能告訴自己要勇敢活下去,該主動爭取的、糾正的絕不心軟手軟。語言學習是一扇理解其他文化的門,順便遙想這個世界,想想台灣的狀況:若台灣是個國際地位正常的島國,每個台灣人都理解我們會世世代代生在台灣,死在台灣,那該多好。
  • Olga
  • 在台灣,鮮少會有理性冷靜,就事論事的討論,總是話不投機,就扯到「愛不愛台灣」。
    之前我看過馬蘇會,就是林義雄在絕食(相當八點檔:你不聽我的,我就死給你看!)、好多人要用救他來反核(?)的時候。
    馬英九冷冷靜靜地提問、拋出對蘇言語漏洞的疑惑,而蘇貞昌則是講不到煽情不罷休,沒有對核四續建或者停建的結果作些準備,只一味地跟馬說林義雄很慘很可憐。
    這是一次正式的,關於國家大事的會談。

    台灣的學生很嬌養,眼界也不是很大,大多的學生聽到像是貶抑台灣的批評時,除卻少數持理辯論之外,真的就是反覆嗆聲:「你不愛台灣?」
    唉。難道愛台灣就是看見問題不說?

    陸台之間也是一樣,優秀就是優秀,沒必要談大陸學生上進時,硬要扯他們和諧政策不自由。說馬英九哪次表現好時,也沒必要扯他其他失當來平衡一番。台灣很難「就事論事」。
    明明是一大國力、很重要的大學生,卻成天天真爛漫地耍無知,畫地自限,一點兒書皮就是高深,怎麼辦呢?
    網罵、人肉,這就是我們國家棟樑的高度嗎?


  • 唉唉唉,客倌所言甚是,我悲觀的覺得這種天性要改極難。。。怎麼辦呀。。。

    Leeds Mayi 於 2014/11/05 01: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