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茲螞蟻最新動態!
★新來的朋友請先閱讀下方「服務內容與自我介紹」 ★開課資訊跟上課時間都在各課程頁面上 ★Leeds Mayi有粉絲頁,歡迎加入粉絲團

Boston bombing: Parents of youngest victim oppose execution

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受害者家屬要求不要判犯人死刑

我對死刑的態度一直沒有辦法確定,雖然認同廢死倡導者們說的「政府不應該有剝奪人民生命的權利」,也認同有疑慮的刑案不應倉促判死(江國慶、鄭性澤都是例子),但我還沒有學會原諒像鄭捷這種犯行確切的人渣,還沒有這樣的肚量,我目前的想法是還是無法讓這種人免死。或許有一天台灣社會更成熟了,我想我可能會贊成廢死,但目前我實在認為台灣各方面都還沒有準備好。

偶爾我會跟歐洲人有機會談論死刑,很多時候他們都會表達希望廢死的立場,但我總是對他們曉以大義,畢竟歐洲人以前也是會燒女巫的,歐洲是因為他們比我們發達,人民的知識水平都有到達一個成熟度,社會建設硬體軟體都比開發中國家強幾倍,最重要的是,他們稅負很高,我覺得他們的政府比較有經費可以花在受刑人教育,甚至終生監禁的犯人都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之前不是有個殺人魔在獄中還念了大學)。台灣在各方面都沒有已開發國家成熟,最重要的是土地面積寸土寸金,若歐洲人不介意,我很希望他們可以接收我們的死刑犯,讓他們可以在寬廣的牢房裹度過餘生。

 

總之,我也希望最後可以廢死。但,我真的覺得,台灣還沒有準備好。

今天讀到這篇新聞,發現2014年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受害者家屬居然要求撤回對Tsarnaev這名犯人宣判的死刑,好奇趨使下,讀了這篇新聞,原本以為他們是宗教背景神愛世人的處世哲學,但讀了發現並不是:

The Richards said an execution sentence "could bring years of appeals and prolong reliving the most painful day of our lives."

我看了以後恍然大悟,原來,他們要的只是一個closure,他們要的是停止再看到這個犯人不斷再上訴,不想再延長痛苦的時間。我們來看看closure的字典定義:

[uncountable] the feeling that a difficult or an unpleasant experience has come to an end or been dealt with in an acceptable way

這倒是教會了我一個新的想法。的確,許多犯人都會不甘被判死(不管罪證是不是確切)而不斷上訴(appeal),而上訴的過程只是不斷增加被害人家屬的痛苦,如果想快速走出傷痛,可能就還是快判個終身刑期確定後就快執行了。想到電視新聞上許多刑案被害人家屬在記者麥克風前聲淚俱下的哭訴判決沒有天理,突然理解有時要走出傷痛,let go是最好的做法,那我想,這樣我有點可以接受廢死了。

 

May Lin (leedsmayi@gmail.com) 歡迎加入Leeds Mayi臉書粉絲頁   

  英國里茲大學教育所英語教學碩士    

 ■ 著有「連面試官都讚嘆的英語口試應考大全」一書    

  主修各種英語教學法 (TESOL methodology)、評估與考試 (evaluation & testing)、英語教材設計與研發 (syllabus & curriculum design) 

  留英考試-雅思專家   

 ■ 擅長批判性思考、專門對付台灣學生無思路、沒有梗的症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eedsMayi雅思網

Leeds Ma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A YA
  • 想當初我在餐桌上跟我爸媽談論廢死,
    馬上被投以異樣的眼光看待... 這明明就是一個很正常的議題呀!
    只能說台灣社會的人權觀念建立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畢竟死刑議題絕對跟人權,尤其是一般老百姓的人權緊密相關。
    然而大家都覺得自己不會那麼衰,
    或者是對現今中華民國的司法現況了解不夠深入。(我以前是後者)

    我想問題應該出在我們無從得知哪些刑案的判決有疑慮吧!
    因為永遠都有「冤案黑數」的存在。
    而且誰也說不準下一個冤案案主會不會是自己。

    個人覺得支持廢死不需要任何高尚的情操,
    而是一種利己的選擇,是一個買保險的概念。
    沒有死刑的存在,至少能確保就算你有一天成為冤大頭,
    身陷囹圄,也不會命喪於國家的正當殺人權力之下,
    還能保有活著平反冤屈的一線希望。

    我想的不是如果有死刑,我們可以處死多少個鄭捷;
    而是如果沒有死刑,
    我們可以救回多少個江國慶還有多少個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受難者。

    假使能用鄭捷躲過死刑的竊笑,(但對於此類人,目前我偏向終身監禁的做法)
    換來江國慶逃過死劫的機會,我覺得很值得。

    在此分享一篇犀利的好文http://disp.cc/m/163-7D4U
    引用內文:「民調結果,這個國家司法信任度不到三成(2012年台灣指標民調,
    僅24.3%),結果支持死刑的居然超過七成。你不信任這個司法,
    卻願意給這個司法奪去生命的最高權限,這不錯亂?」
  • 借分享你的留言。你的結語的確相當值得人思考。不信任司法,卻交給國家剝奪你生命的權利,這的確是個會讓大部份人考慮廢死的主要原因。只是為什麼廢死聯盟的行銷做得那麼弱,我從前都沒有聽過他們的這個主張XD

    Leeds Mayi 於 2015/04/19 15:24 回覆

  • jiu520
  • 如果奉行無罪推定、毒樹果實之後仍是有冤獄,那代表一定比例的冤獄是不可避免的,是司法系統存在的必要之惡。
    廢死不代表就不會有冤獄,也不代表冤獄的人就會被平反,因為監獄裡總是有各種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例如生病、鬥毆......等等。如果擔心冤獄,那就把法條修成頂=定讞後十年才能執行就好了。
  • l5955950
  • 判死刑並不會阻止別人殺人,那個只是在嚇好人而已,比較支持一些酷刑可以回來,防止壞人去做壞事